位置:首页 > 五金电工 >

美国经济:加息和关税下温和增长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30 20

  美国经济2018年温和增长,美联储继续加息进程,2018年共加息四次。分析指出,美国经济未来预计仍将保持平稳增势,但在美联储持续加息、减税效应减弱、美国与贸易伙伴摩擦不断背景下面临下行风险,不少分析认为其2019年经济增速将明显放缓。

  经济增势平稳

  美国经济2018年持续温和增长,表现为数十年来最佳。2018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速为3.4%,第二季度为4.2%。美联储预测,美国经济增速今年全年将达到3.1%,高于2017年2.2%。不少分析预计,今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2.5%至2.8%之间,全年增速约为3%左右,与美联储预计相近。

  美联储今年加息四次,显示出对美国经济增势充足信心。美联储19日议息会议后声明说,11月份以来信息显示,美国就业市场继续强劲,经济活动稳步扩张。近期数据显示美国家庭消费增长强劲,但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与今年前期相比有所放缓。

  2018年美国经济形势整体正如这一声明所描述。美国就业市场持续强劲,美国11月失业率连续第三个月维持在3.7%,继续保持49年以来最低水平。通胀方面,美国整体通胀水平和剔除食品与能源核心通胀水平都维持在美联储2%目标附近。美国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2.2%,为2018年1月以来CPI最低水平。

  美联储表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面临风险大致平衡。美联储预计,随着进一步渐进调整货币政策,美国经济中期内将持续扩张,就业市场将保持强劲,通胀率将处于美联储“对称性2%目标”附近。

  面临多重下行风险

  美国股市今年多次坐“过山车”,进入10月份以来出现两次暴跌,12月以来主要股指跌幅超过10%,长达10年美股牛市可能已经接近尾声。分析认为,股市大跌背后,可能是投资者认为美国此轮复苏周期接近尾声。一些分析指出,美国经济仍在复苏,但可能已经见顶,劳动力市场就业充分、薪资加快增长、企业运营成本上升、房地产市场增长放缓等指标均显示出这一趋势。

  美联储预测,2018年和2019年美国经济将分别增长3%和2.3%。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受海外经济增长放缓、财政刺激效果逐步消退、美联储持续加息令金融环境收紧等因素影响,明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明显放慢。

  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美联储已加息9次,并开启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以逐步退出金融危机后出台超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19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2.25%至2.5%水平,为2018年第四次加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变化令美联储调整了对明年加息节奏预期,此前多数美联储官员曾预期美国经济形势可能支持明年加息三次,但现在看来明年美国经济更可能适合加息两次。

  美联储持续加息,利率创八年来最高水平,限制了投资需求,美国住宅建筑商信心指数11月再度大幅下行,创2014年以来最大跌幅,房地产市场开始降温。美国制造业PMI也从高位回落,美国12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初值为53.9,低于预期55。

  2008年以来靠宽松货币政策推动美国经济复苏本来在2016年至2017年前后有所放缓,但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帮助复苏周期有所延长。经济学家们认为,特朗普1.5万亿规模减税计划以及国防和国内开支增长计划确实帮助推动了经济增长,但2018年以来,减税政策动能持续减弱。

  还有分析指出,减税确刺激了个人消费,促进了美国经济增长,但减税也推动财政赤字不断提高。通常认为债务率超过90%就会阻碍经济增长,而美国债务已经创历史纪录超过20万亿美元。同时,利率上升带来偿债成本走高,美国长期财政状况令人担忧,或拖累其经济增长。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十年即到2027年,偿债成本将由目前2600多亿美元提高到8000亿美元,接近GDP3%,高出目前两倍。同时,美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随着退休人口激增,美国社保与医保支出占GDP比率将提高1%,两者相加将达到GDP11%。

  全球经济增长也出现放缓趋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已开始在现有水平徘徊不前,各国增长日益变得不同步,经济扩张国家越来越少。发达经济体增长势头有所减弱;欧洲经济增长则呈放缓趋势;日本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也遭遇下行压力;新兴经济体增速普遍高于发达经济体,但部分国家也增势减弱。

  关税隐忧显现

  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也是美国经济增长一大隐忧。2018年,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摩擦不断。分析指出,贸易摩擦升级可能导致美国出口产品竞争力降低,企业成本上升,还可能导致消费成本高企而令消费表现随之下滑。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今年8月将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从3.3%下调至3.1%,并将2019年和2020年增速分别下调至2.4%和1.7%。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表示,高额关税将会增加通胀压力,导致本国购买力降低,也将降低美国出口产品国际竞争力。零售等行业利润和就业也会因贸易战而削减。

  美国纽约联储近期研究显示,对进口产品征收更多关税不太可能令美国贸易逆差收窄,因为美国国内生产商可能面临更高出口成本。比如,由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美国制造钢材基准价格在2018年上涨了28%。该基准价格2018年曾达到每吨约920美元,创下十年来最高水平。

  数据显示,由于贸易战导致成本上升、美元升值,以及消费者态度谨慎,约有三分之一标准普尔成份股公司收入不及预期。美联储最新褐皮书显示,加征关税导致物价上涨已扩散到更为广泛领域。褐皮书指出,关税导致成本上升企业,已从制造商和承包商扩大到零售商和餐馆等更广阔领域,企业对关税上升表示担忧,由于关税提高了投入成本,美国制造商正在上调价格,几乎所有受调查企业表示投入成本上涨比最终成品价格上涨更快。

 

 

 

更多>>精品推举